正文卷 500年后

  

“师祖!”

山顶上的人,缓缓的回过头去,衣衫旋舞,白衣似雪,不染纤尘。只是那眉宇之间,却满目皆是苍桑。

“何事?”语调平缓得没有一丝起伏,发似一切皆不能牵动他分毫的情绪。

“新一批的弟子已经入门了,师傅让我来问问师祖,还有什么要交待的?”来人双手抱拳,神情甚为恭敬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。期盼能从那张脸上,看出点什么来,却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如往常的淡陌。

他是新入白暮不足百年的弟子,对于仙界四仙之首的白暮上仙,自然是有几份好奇的。

“千凡,已经是白暮掌门,这种事还需来问我吗?”

弟子紧了紧手心,有些心慌的道:“可是师傅说,两位师祖都在。他这个掌门之位当之有愧,所以……万事还是要请教二位师祖。”

他越说越慌,偷偷的看了看前人的脸色,心抖得更加的厉害。为何整天笑哈哈的师傅,会有这么会拜这么冷冰冰的师祖为师呢?

听说这位师祖,自五百年前起就从来没有笑过了。

传闻五百年前,魔神再世,涂炭生灵,连前掌门师祖也被其所害。后天帝以身净念,世间才恢复太平。

当时他的师傅顾千凡,以为前掌门师祖已经仙逝,所以才不得不接了这掌门之位。谁又知道,一个月后,由于天帝仁慈,前掌门师祖连同在那场大战中牺牲的仙友们一样,又奇迹般的出现在各自的房里。

唉!用师傅的原话说就是,他就这样被推进了累死累活,劳碌不休的不归之路。顺便滴下青泪两行。

师傅说,在那场大战中,师祖曾丢了什么,所以才会变成这今这般冷淡。

唉,想到这里,他就忍不住抱怨几份。千凡师傅也真是,有事自己来说就是了,为何要他这个小弟子跑脚呢!他何其无辜啊。

“千凡竟已经承了掌门之职,他便是白暮的掌门,今后白暮的事,他只需自己拿主意便好,无需请示我们!”暮子昕一字一句的道,声音仍是淡陌到有些冷淡的地步。

弟子缩缩头,恭敬的应了声是,正要退出去,突然又想起什么“师祖,明日便是瑶池仙会,您……”

“我会去的!”他回答。

那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还好,总算有一件事他是完成了的,至少复命的时候,可以少挨几句骂。

连忙抱拳行礼,再也不迟疑,飞也似的退出了下去。那动作,像是背后跟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。

暮子昕重新转过身去,看着浮山的云层之下,芸芸众生,或许有喜有忧,有悲有伤。却仍是努力的活着。

五百年了,他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,如今众界之间,再也没有当初的纷乱,平静安逸。他做到当初对师傅的承诺,为这苍生,为这世间。

只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喜悦和满足,心里终究有个地方空着。就连这详和安静的世间,在他的眼里,也只不过是一潭死水而已。

偶尔他会想起,或许当初他能看出璎珞的异状,能看出那一切都是幻象,是否现在又会不一样呢?

答案早已经在他心里,不会!

她做这一切,只为一个解脱。渺轩的死,她终还是会受不了,即便当时没有毁了这世间,往后也会。所以她才设这么一个局,逼他动手。

为了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她孤注一掷,就连他的元神,也已经算计进去了。只为在这世间,不留一丝的牵挂。

她不是魔,也不愿为神,所以令愿放弃自己的神格,也要救活渺轩。

只是她对自己分明就没有他那般的仁慈。

长叹一声,抬头看向前方,心念一动,如一道流星般,御剑而去。寒风过耳呼啸,群山在他脚下褪去。换上一片蓝色的海景,眼前静静出现了一般浮云。

他缓下速度,飞向山中的某一处。

那方蓝衫男子,正弯着腰摆弄着什么。挖坑,培土,洗水。似是已经操练了许多次,动作甚为熟练。

轻扶着刚刚种下的花朵,半会他才起身站起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扬声道:“竟然来了,何必藏头露尾?”

暮子昕这才飞身而下,看向他刚刚种下的那株花,眼神瞬间沉了沉。

“又是你!”渺轩轻语,眉头紧了紧。

“怎么,不欢迎?”他淡言。

“到不是!”他拿起另一株花种,重新蹲下身子,开始挖坑“只要……你别碰坏我的花便好!”

暮子昕顿了顿,转头看向漫山遍野的六花“你分明有更快的方法,又何必这般操劳?”

渺轩回过头,看了他一眼,脸上有些迷茫,缓缓的转头,眼神又回到手中的六花上,眉头更加的皱紧“我也不知道,总觉得自己亲自动手会比较心安!”

“你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?”见他神情更加的迷茫,暮子昕脸色沉了沉,看向那无色的六花道:“连为什么要种这种花,都想不起来吗?”

他没有回话,只是独自拿着六花,发怔。心里像是堵着什么,找不着出口。他的记忆一片空白,五百年前醒来的时候,这里还是一片冰源,天空下着很大雪,像是可以把一切都浸没,不远处就站着仿佛又无神智的暮子昕。

他只知道自己叫渺轩,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,他全然没有印象。

然后他看到了六花,那般纯净的花朵,似曾相识。好像光是看着,心里就有什么要溢出来。从哪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出过这里,整日整日便在这里种着这种花。

即便是种了五百年,也不觉得厌倦。没有理由,没有原因,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?但就是做了。

好似只有那样,才能填满心底那无边的空虚。

“唉……”暮子昕长叹一声,或许当初她必是料到他会接受不了,才下了这个咒法。只是如今看到他这般模样,或许忘记比记住,更要残忍。

再次看了一眼,缓声道“有时间还是出去走走吧!或许,能找到你你所要的!”他能做的,也只有这般了,但原时间能让一切都淡去。

地上的人还是没有回应,只是径直拿着六花出神。

再叹一声,缓缓的放下一物,转身御剑而去。

良久他总算回过了神,眼光不经意的扫过他放下的物品。

瞬间定格!

人间,无忧镇,肖家!

“喜大小姐,喜大姑奶奶,喜大祖宗,奴卑救您了,您就下来吧!”古树下,奴仆打扮的人,正抑着头一脸哭相的高喊着什么。浓密的树丛中,有什么正努力的往上攀爬着,只看得见,小小一角红色的衣衫。

“小姐,您要是有个什么万一,老爷不扒了我的皮才怪!”似是想起什么,她脸色瞬间发白。肖家小姐肖欢喜,可是老爷的独苗苗,自出生起,就是捧在手心里,含在嘴里的宝贝疙瘩。

要是有个万一,不光老爷会扒她的皮,夫人、大姑爷、二舅爷、老太爷、老太夫人……

她越数越多,越数心就越寒,要是这么多人都来轮一遭,何止是扒皮,没准还会鞭尸!

弱弱的向上看一眼,眼里已经不止清泪两行了,咽呜一声,更加卖力叫唤起来“小姐……喜儿小姐,求求您就放过奴卑吧,只要你从树上下来,要让奴卑做什么都可以!为奴为婢都愿意啊!”虽然他已经是是了。

“真的!”树上爬行的动作一顿,茂盛的树叶一阵抖动,一颗小脑袋儿,硬是挤了出来。那是个约摸十岁的小孩,一身红色的衣衫,头上两只冲天髻一抖一抖的,相貌很是清灵,一双亮晶的眼睛,更是纯净得似是不含半点杂质。

见她答应,心知有戏,忙使劲的点头“只要你从上面下来,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“我要糖葫芦,桂花糕,松饼……”她一口气说出十几样物品,那双亮晶的眼眸越加的亮晶了。

可下面的奴扑的脸,可就青了。嘴角抽抽了不止一二下,僵着声道:“小……姐,我的月钱,才……二两银子!”这么吃下去,他不得赔死才怪。“而且老爷说过,您不能吃太多……”

欢喜闻言,小嘴一嘟,气呼呼。脑袋又噌噌噌的挤回去,做势继续爬。

“好好好……”奴仆败下阵来“我买我买,我去买!但小姐先下来好不好?”

她这才展颜一笑,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。伸出小手,猛的一跳。奴仆上前一步,稳稳的接住了。

“糖葫芦、糖葫芦、糖葫芦……”乐颠乐颠的闹开了。

长叹一声,放下手里的小儿人轻声道:“好好好,我去买,您可要在这里乖乖坐着,不许再去爬树了,知道吗?”

“嗯!”

见她乖乖的点头,她这才捏着自己干扁的荷包往门口而去,一边走,还不忘回头交待:“小姐,您不要走开,不要走开哦!”

“嗯嗯嗯!”她信誓坦坦。

欢喜到也算听话,乐呵呵的坐在一边的石椅上等着,小脚一晃一晃的,想着即将到来的美食,那两颗小虎牙,又露出了尖尖角了。

突然一阵清风吹过,有什么自鼻尖飘了过去,好似是一朵花,带着从未闻过的香,却莫明的熟悉。小孩天生的好奇心起,刚刚答应的话,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。

嫩嫩的小手,伸手去抓,却扑了个空,噌的从椅子上跳起,追了过去。但那花好似故意似是,越飞越远。

“等等,等等!”一边嚷嚷,一边追逐,一个不小心,拌到了什么。扑哧,摔了个跟头。

顿时恼了,爬起来继续追,忽然间大风突起,无数的花瓣,似是下雨一般的从天际落下。远处有人,自空中下来,似是踩着那片片花瓣缓步而行。

欢喜一下呆住了,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异现。那方黑发如墨,脸如美玉的男子,缓缓而来,停在她的面前。

一笑……天地失色。

蹲下身,伸手自怀中掏出一物,被冰封的六瓣花朵,其中一点红灼眼。

“你还记得神山之巅的六花吗?”

刹时,不明泪先流!

全书完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